慈善文化

慈善五问之五:我们的钱该捐给谁?

(慈善新观察·慈善五问)五问:我们的钱该捐给谁?

新华网上海8月2日电(记者王蔚、李江涛、毛海峰)由于信任危机,中国红十字会等官方慈善机构已不再是多数人的慈善捐款选择,而一些民间慈善机构同样因公信力问题,让公众产生捐款犹豫。公众普遍遭遇困惑:要捐钱,不知该捐给谁才靠谱,捐款最终能否被用到真正需要的地方。慈善公益,作为普通人,究竟该如何参与?

慈善组织遭遇信任危机

因不公开、不透明,国内慈善组织遭遇一系列的信任危机。郭美美事件后,有网上调查表明,80%以上的网民表示不会再捐款给红十字会。慈善组织的公开透明,离公众的期望值仍有距离。

公众的疑问进一步升级,开始对捐赠的资金和物资流向进行追踪。壹基金秘书长杨鹏告诉记者,今年雅安地震后,沈阳一位企业家捐赠了50万袋奶粉,寄往雅安壹基金。随后,他多次打电话询问这批货物是否收到。在当时雅安货物繁多、存放分散的情况下,查找货物十分困难。在没有得到准确答复后,他从沈阳一路追到雅安,一个一个仓库查找,最后终于从壹基金雅安中转库找到分6车集中的大部分奶粉。他非常激动,最后跟着壹基金的团队将奶粉分发给灾区的孩子们。

“捐赠人认真到这种地步,让我们感动,同时引发我们的思考。我们对公众承受的是诚实和诚信。”杨鹏说,“信任不信任不在于一个机构是否会出现问题,重要的是这个组织有没有纠错机制。发生问题后有一个追责机制,对错误及时处理,坦然接受,不隐瞒和堆积问题。”

如何重获公众信任

业内人士认为,信息的公开和透明是提升慈善组织公信力的重要保障。红十字会受质疑的问题大都不是其独有的,而是共性问题,比如公开透明,目前国内慈善组织信息披露的公开和透明度都不够高,这也是公众质疑红十字会等慈善组织的主要原因。

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郭长江告诉记者,为提高红十字会的公开透明,他们已开始推动红会系统的信息化建设,目前“中国红十字会信息化系统”已完成整体设计,内容涵盖捐赠收支查询、资金管理、项目实施等六大功能,系统功能开发工作正在进行中。此外,借鉴国际经验和相关准则,完善从标准、审核、复核、监督到问责的系统管理程序;建立健全包括法律监督、政府监督、社会监督、自我监督在内的综合性监督体系,主动引入外部审计和第三方评估。

在杨鹏看来,现在公众参与慈善公益的热情进入爆炸时代,同时公众担心捐款渠道是否安全可靠,所以才有了追踪捐款和物资流向的事情。“公众的认真对每个组织的管理都是巨大的挑战,当然也是个巨大的促进。我们应特别珍惜公众的认真劲,对我们的管理不断提高。”杨鹏说。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NGO(非政府组织)研究所所长王名认为,中国红十字会等官办慈善组织遇到的公信力危机表明,一方面慈善事业中存在一些商业活动,其中有些问题比较严重;另一方面公众对于慈善事业中的商业活动特别是营利活动深恶痛绝。

王名指出,我国正在酝酿的慈善法中应明确规定公益慈善事业的非营利性质,严格规范其中可能存在的商业活动,禁止以营利为目的的商业活动进入公益慈善领域;应明确规定公益慈善组织的信息公开办法,通过媒体等社会监督手段确保公益慈善事业沿着非营利的方向健康发展。

把钱捐给“透明箱”

像上市公司一样披露信息的上海真爱梦想基金会,定期发布季报、年报,重大事件临时披露,在慈善领域获得好评。曾作为投行人的真爱梦想基金会秘书长吴冲认为,中国证券市场的历史就是信息披露的历史,信息披露是推动行业发展的重要工具。

由于郭美美事件,大家对公益的关注点都集中在信息披露上。吴冲认为,现实来说,在目前内地的所有公益机构中,能做到公开全部财务报表、包括报表附注,“全透明”披露信息的,寥寥无几。

针对捐款人不知该捐给谁的困惑,吴冲说,如果对一个公益机构心存疑虑,就不要捐款给它,直到你能确信:它是可靠的。这样做,既是对自己的捐款负责,并且对整个公益行业的良性发展也有促进作用。

吴冲还提出,应该针对具体的项目去捐款,而非针对机构。如此一来,考察就变得容易些。他归纳为四看:

一看项目目标是否有明确的指向性。不是泛泛地称所谓“救灾捐款”,而是有针对性的救灾项目。比如:给灾区1岁以内的小婴儿提供每日所需奶粉项目。

二看项目目标是否与国家救灾与重建工作重叠。社会公益行动,应当是国家行为的补充,而不是代行政府职责。比如在救灾过程中,对某一个具体的、国家力量一时顾及不周到的地方展开“救急”;再比如重建中小学,国家一直在做。

三看项目目标是否与自己的价值取向、关注点相一致。比如你特别关心灾后人们的心理问题,就去捐款给心理支援方面的项目。

四看项目有没有完善的逻辑、计划和组织,是否足够有效率,能够确保目标的最终实现。此外还要看这个项目,在整个运作过程中,是否全程透明、公开,接受大家的审核。